稀土硅酸盐保温涂料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稀土硅酸盐保温涂料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摩托车行业处于历史性艰难时期摩托车行业处于历史性艰难时期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9-13 19:07:25 阅读: 来源:稀土硅酸盐保温涂料厂家

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,2011年4月,摩托车工业稳定发展,摩托车产销环比略有上升,同比依然下降;1-4月,全行业摩托车产销均超过800万辆,同比呈一定下降。

4月,全行业完成摩托车产销238.16万辆和231.02万辆,环比增长1.88%和0.65%,同比下降10.05%和9.37%,其中:二轮摩托车产销217.22万辆和210.28万辆,环比增长2.67%和1.33%,同比下降11.22%和10.49%;三轮摩托车产销20.94万辆和20.75万辆,环比下降5.67%和5.77%,同比增长4.11%和3.81%。

1-4月,全行业完成摩托车产销845.79万辆和848.5万辆,同比下降7.48%和6.64%,其中:二轮摩托车产销771.07万辆和773.95万辆,同比下降9.09%和8.15%;三轮摩托车产销74.72万辆和74.56万辆,同比增长13.16%和12.61%。三轮车产销表现好于二轮车。

与产销下滑对应,重庆统计局发布的今年一季度我市六家主要汽摩企业,累计实现利润仅为5.92亿元,同比下降54.2%。“摩托车行业表现尤为突出。”中汽协摩托车分会秘书长李彬说。在采访中包括嘉陵、建设、隆鑫、鑫源等多家摩企都表示类似忧虑,摩托车行业走到了一个历史性的艰难时期。

利润、产销都在降……“降”成了今年以来重庆摩企里提得最多的词。

代理商:生意清淡被迫关门

梁平县屏锦镇摩托车代理商王老板称,今年1~3月,他总共卖出不到6辆车,惨淡的业绩让他放弃了做摩托车生意。“关了,3月底就关了,有时一个月才卖一辆,利润三四百块钱,全家人都望着这个店,够吃么?”王老板说,关掉门店之后,他之前准备去广州打工,现在则准备开一家餐馆,“在申请执照了,唉!以前摩托车风光啊,每月都卖三四辆,从未这么清淡过。”他说,因放弃代理退出网络,他与厂家“闹得不愉快”。

同样位于该镇的代理商谭伦凡称,他代理的是广东大长江的豪爵品牌,去年以150辆的销量成了梁平县冠军,“压力大啊。”谭说,今年的生意特别不好做,有的同行一月卖一台,有的甚至“打白板”,以前很少有月销量在2辆以下的代理商。

潘修环是嘉陵摩托销售公司总经理,从2月下旬开始,他便在开始奔赴一线做市场调查,从重庆出发,到华北、东北,再到华南地区都挨着转了一圈。他用“形势不容乐观,我们如履薄冰”来形容这次调研的心得。

“退网的经销商不少,比如我看到的昆明有经销商退网之后去养天鹅,江津也有某代理商退网之后,与朋友合伙开驾校去了。”潘修环说。

重庆建设销售有限责任公司常务副总杨军说,今年1~4月建设也“淘汰了三四百个网点。”

生产企业:行业巨头带头“降价”

“惊爆价,豪爵弯梁车,4850元,En跑车,7280元……”中国最大摩企大长江4月底广告如是说。这与去年的价格几乎一样,但不同的是,这些车全是达到“国三”排放标准的。

"国三"车成本普遍上涨了400~700元,豪爵这个价格与其之前"国二"的相当,变相降价啊。”我市某大型摩企高层说,行业纷纷跟进促销。隆鑫就推出了一款5000元以下的特价车,这在近年来隆鑫的产品中的价位少见。

根据中汽协摩托车分会的数据,大长江集团的豪爵品牌,一季度产销下滑了30%左右。而2010年,大长江集团产销量达281万辆,稳居行业第一。“今年全行业都下滑,走到了近几年来最艰难的时期。前几天大长江告诉我,他们准备今年拿10亿元的利润应对这个艰难时期。”中汽协摩托车分会秘书长李彬昨日对记者说。

记者从市发改委了解到,大长江重庆基地就是其中重点项目。大长江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,按照公司规划,重庆基地在2013年才会投产。

标准之惑:假“国三”让真“国三”卖不动

中汽协摩托车分会秘书长李彬说,目前“国三”摩托车已经在全国范围内铺开,但效果却很不理想,环保部的“国三”排放标准是强制执行,行业内多数大企业都自觉地实施,但是许多中小企业则生产“假国三”,技术上并未有升级,他们在成本上、售价上都占有绝对优势,对正规企业冲击大。

在李彬看来,这是监管缺位所致,“基本上是要求企业自律,这不等于放任么?”李彬说,据他了解,生产假“国三”车的厂家数量几乎超过真“国三”,监管部门的监管措施不到位、执行力度不够。

李认为,假“国三”摩托的横行,反映出中国摩托车市场的一种“乱”。“比如有关部门,从春节前开始抽查市场,以检测企业生产"国三"的情况,这个工作早就结束了,但是至今未发布抽查结果。”李彬说,如果抽查结果不发布,那么对那些生产假“国三”的企业来说就是一种纵容,无法形成政府监督、舆论监督。

嘉陵摩托销售公司总经理潘修环也表示,部分厂家只是把消声器的外观做一些改动,看起来像真“国三”车,价格便宜,农村消费者对排放标准不在乎,当然选便宜的。隆鑫摩托销售公司人士表达了类似抱怨。

规定之惑:明令淘汰的助力车还在抢市场

市统计局称:2010年以来,原材料、燃料购进价格一路走高,工业企业内部积聚的成本压力逐步增大。

如一季度原材料、燃料动力购进价格同比涨5.3%,高出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2个百分点。“比如用工成本,现在公司对一个工人的支出,差不多是以前两倍。”秋田齿轮董事长付中秋说。

“前几天的饭局上,做燃油助力车的朋友感叹说,订单太多,做不过来呢!”潘修环说。燃油助力车外形类似电动摩托车的二冲程踏板车,原理简单,体积小,但噪声大、耗油,且行驶中因燃烧不充分会排放一种蓝烟。去年12月6日,工信部发文指出燃油助力车属落后生产工艺装备,即日起开始淘汰。

“不过,这个规定也形同虚设。”李彬说。代理商梁平县屏锦镇的张洪儿在店里腾出地方,卖起了电动自行车。

潘修环说,“国三”排放标准从去年实施之后,成本上涨了好几百元,现在终端的价格却难以涨这么多,再加上今年上游的综合成本大涨,吞噬企业利润。鑫源摩托副总裁汤献华也赞同这种说法。整车厂如此,零部件企业也好不到哪里去。重庆秋田齿轮董事长付中秋说,今年1~4月的利润与去年一个月差不多,“用人成本,原材料成本涨得让人受不了。”

热水器漏水维修方法

卫生间管道漏水检查

坐便器漏水维修

室内水管漏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