稀土硅酸盐保温涂料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稀土硅酸盐保温涂料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兰何以幽外一篇

发布时间:2020-06-22 12:32:41 阅读: 来源:稀土硅酸盐保温涂料厂家

兰何以幽(外一篇)

兰何以幽

本地出产的兰草种类不少,建兰、春兰最为普遍。恋上兰以后,上山寻兰是经常的事。上山的次数多了,总结出了一些经验,长兰的总是那样的地方。溪流,就是山涧沟渠也可以,四周空气湿度要大。悬崖峭壁之上,有些落叶与黑土。当然,太积水、太贫瘠的土壤是长不好兰花的。这还不算,峭壁上还要能零星地生长灌木或毛竹,很多植物都是为争取更多阳光而努力,而兰却不,它安静地长在树荫下,只要不多不少的散射光。兰就是这样,苛刻地为自己找一个幽静的居所。

和养大多数的植物一样,不能忤逆本性。兰是喜阴恋静的,土壤湿度光照宜用点心,剩下的就是简单地享受了。闲时观叶,兰叶青翠,甚至墨绿,叶子修长轻柔,稀疏交错,那份淡雅,那份从容,是令人遐想的留白。很多画家把它当成素材是有理由的。时节到了,花也就开了。兰的花是精致的。花茎一步步地幻化着,先是小米般的珍珠,悄然长成饱满的银瓶,说不清是花还是蝴蝶栖在叶间,少数的花落结成果实,像个小小的梅瓶。从苞到果,不温不火地演绎。最令人陶醉的是兰香。国兰在色上,较洋兰有些逊色,然而,国人赏的是那份幽香。那是静,那是辽远,那是遗世而独立的自珍。

爱兰的人,多少有一些兰的幽幽性情。他们的心向是静的,有反思,有自恋,不事张扬,放在生存的丛林里,像是一株林间安静的兰草,这是他们的生活哲学。悠然、幽然,把生活的节奏放缓,让自己的内心安静,质量与数量、高度、速度、色彩并没有绝对的等值。别人为好鱼好肉而欢欣鼓舞,他们可以为一株兰的见蕾而心生欢喜,为兰剪叶去尘而微笑。兰香幽幽,心事幽幽,有时,养兰也是养心。如果一心向外而心累了,那么养点花草吧,把心收一收,或者来一个转向,把心向内,或许是条通幽小径。

孔子说:“芝兰生于深谷,不以无人而不芳;君子修道立德,不为困穷而改节。”把兰比作君子,这是抬高了兰,还是抬高了君子?说不清了。或许,物与人两者本无贵贱之别,就像草本与木本本无高低之分,就像热血沸腾与幽静淡远皆可生生不息。

« 1 2 »

回收TDI

线上电玩城

电热开水器